传奇私服|多面圣手“王树文”的传奇人生(上)

2020-10-21 16:04

在中国的工艺美术界,有着很多的传奇人物,他们无不在各自的领域上大放光彩。但是,王树文却是其中的一个难以界定的人,除了花丝镶嵌,他还是一位牙雕大师,此外,他又熟稔玉雕、首饰设计、国画、素描等多门艺术;他当过长城美术厂的厂长,也出任过北京工美公司总设计师;他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这一次次的身份转换中,记录了他从艺近50年来的艺术人生。




王树文是地道的老北京人,在胡同儿里土生土长,小时候家就安在琉璃厂和大栅栏之间的杨梅竹斜街上,父亲卖过豆浆、卖过老豆腐、糊过锦盒、做过石雕、当过瓦匠、填过炉灶,这些对他父亲来说不得已的糊口营生,却也透露出这个家庭勤劳朴实的一面,这一面作为一种基因也在王树文身上遗传了下来。












人文环境使然,他家周围到处可见磨玉的、小器作、铜活首饰、画店,老字号荣宝斋也开在这里。别的孩子溜房上树,他也跟着淘气,但他也爱趴在荣宝斋的玻璃上,满怀憧憬地向里张望。“里面卖的是齐白石的画,穷人家的孩子,进不去的。”王树文回忆着说。















小学初中一并念完,待到升高中时,王树文第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家里穷,小学和初中都是哥哥们供起来的,再花钱读高中,不行了,所以只能另想办法。但幸好功课不错,初中毕业时,一个班五六十人,有一个免考名额,可以直接保送高中。而王树文就是这唯一的一个。


除了功课不错,此时的王树文也表现出了不一般的绘画天赋。58、59年,正是大炼钢铁的时候,在此期间王树文画过宣传画,有些绘画的底子,那时候正好工艺美校管吃管住,不用自己花钱,老师于是建议王树文去报考。一番努力之下,绘画还真就考过了,就这样上了工艺美校。




到了美校之后,自己觉得平时画得不错,但跟别人一比,还有很大差距。”他在的这个班上,有不少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孩子,嘴里说的是班达尔丘克这类电影里的新鲜名词,受过音乐、绘画等艺术熏陶,跟他们比,王树文的资历自然浅得多。第一个学年,五分制的考核,他的成绩是两分加,三分减,勉强刚够及格;第二个学年,四加一减;第三个学年,满堂红。所以说成功离不开勤奋 ,一份耕耘,才能有一份收获。


1962年,王树文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工艺美术厂,进入了象牙车间,成了一名工人。他的同班同学,有的被分配到设计室,有的在老艺人手下学手艺,而他则负责象牙车间的最后一道工序——磨光。这让王树文非常沮丧,因为在他看来,磨光是最没技术含量的一道工序。他不是嫌弃这个工作,只是沮丧于离梦想太过遥远,他想做的是成为一名设计师。所幸,他骨子里不服输的劲头又一次被激发出来,不久之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那时候八点钟上班,王树文差不多六点钟就到了。因为上班的时候不让你看活,你也没有时间看活,所以只能用早晨的时间把老师傅的活拿来描一描。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基本上掌握了一套传统工艺技法。由于是美校出身,凭着过硬的绘画功底,私下里也画一些设计图。王树文摸索了一部分经验后,后创作的设计图,迅速得到了牙雕师傅们的青睐。再加上他的努力勤奋,设计能力于是自然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如愿以偿,成了一名小有名气的象牙雕塑设计师。如今回忆起来,王树文将这段偷师经历戏称为“下了一段时间的黑功夫,从他的笑声里可以判断,这段时光对他而言已经蜕变为一种甜蜜体验,有辛酸汗水,也有证明了自己的一丝畅怀。


《成昆铁路》是他牙雕从艺生涯里最为满意的作品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3年,中国政府决定,向联合国赠送礼品,其中一件就是牙雕。王树文的设计稿在众多的投标作品中脱颖而出,当年只有三十岁的王树文就这样以总设计师的身份主导了国家牙雕礼品的设计工作。在设计过程中他亲自到成昆铁路现场去进行实地考察,在崇山峻岭中找寻灵感。



最终,《成昆铁路》震撼了海内外,周恩来总理将它作为国礼赠送给联合国,展示在联合国大厦大厅,并且与阿波罗号带回的月球陨石、第一颗载人人造卫星模型被联合国评为象征人类征服大自然的三件特殊礼物,在联合国人与自然大会上被定为长期展品。然而,在完成《成昆铁路》之后不久,王树文却告别了牙雕,作为新人进入了花丝镶嵌的领域。这一切,又缘起何处呢?


未完待续...... 


王树文:

北京工艺美术行业学会常务理事

原北京工艺美术珍品评审委员会委员

北京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委员会委员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世界亚太手工艺大师

花丝镶嵌工艺第一人


封面图片/正文图片源于网络

我们尊重作者版权,如有疑问可与我们联系删除